草莓爸爸

愿鲁且愚

这是什么油画小天使🧸🍼

愿你简单快乐勇敢笨拙生长,20岁keepgoing🌈🌪💥🌟

丞鬼/拯救拉奥孔2

🚐

我一看过去,他又很快把视线转开,几次被我捕捉到。这肯定不是什么狗屁巧合。我的心脏开始扑通扑通狂跳,鲜活的像是涅瓦河三月末融解的冰层,小鱼在裂开的缝隙底下钻来游去。

AO3

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8867049


丞鬼/拯救拉奥孔1

🚓

在来这做侍应前我是个搞艺术的。上个月我卖出了一个作品,我拿那笔钱续了工作室一整年的租金。


AO3

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8702709

石墨

https://shimo.im/docs/tRcSx2GwcdQaAtu6/ 《无标题》 ,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如果昊昊是我弟就好了。然后王琳当我小三,就算被绿我也认了

贾鬼/非典型案例2

*人鬼情未了


人模人样大概维持了三分钟。忽然嘭的一声,Justin目瞪口呆,场面像极了CW无线台每周三八点档准点播放的 低成本魔幻剧。


 烟雾缭绕中,当事人举起乌漆麻黑一双胖爪。凑到眼前,看上去比旁观者还要迷茫。

而作为唯一的旁观者,Justin发现刚刚那种古怪的柔顺感依然坠在身上。Justin摸自己平坦的胸脯,心跳频率很科学,他松了口气,感觉如释重负。但至少他没有表现出来。



 

“现在的女生都有病”。Justin疑惑,怎么了?公共走道里,范丞丞刚刚打开自己的储物柜。哪怕他嘴里抱怨着,眼睛却依然沉浸于手机世界。

他的这种状态从中午延续到现在。甚至食堂周五特供土耳其风味汉堡也咬一口就放下。他像猴子那样抓耳挠腮,似乎正在被什么烦心事困扰

“就因为喝同一瓶水?”他又不可思议尾调上扬提出质疑,他转过来。你知道的,上周我申请了加入篮球校队,一直没回音。

今天早上我去找他们,知道我被拒绝的理由是什么吗?他翻了个白眼。没等Justin作答,继续道,居然说我是盖,妈的。我当时正要解释,他就给我看了这个。说完他把手机屏对上Justin的脸。Justin锁上柜门接过来


这个校园社区据说代代相传,已经有34年悠久历史。他两的帖子下面盖起了高楼,各种偷拍和不负责任爆料。Justin能通过一些奇特符号和猎奇表情包猜测她们打字时候的情绪


Justin把手机还给他,你为什么不解释?范丞丞接过去塞口袋里。他从柜子里拿出那根卡其色发带,他们正在训练,我拉着人解释多尴尬啊。

Justin说,啊?

他不懂,被误会了解释清楚有什么尴尬的。他说,再说了,是谁规定盖不能加入篮球社?


范丞丞急了,他随手甩上门,我真不是。

当时太渴了口袋里又没钱才喝你的水。轮到Justin想翻白眼,范丞丞很执着。他继续,还有那双球鞋。其实我老早就看上了,哪知道你也买了。还有这个手机,他说着要去掏口袋,Justin闭了下眼睛,对他做个stop手势说,我知道你不是。

范丞丞手上动作顿了顿,停下来问他。你怎么知道我不是?

你怎么证明我不是?


Justin一双puppyeyes太讨巧,看任何人都深情专注。睫毛舒卷就算翻白眼也显得清新脱俗与众不同。

他背上书包。对方在无理取闹,他可不陪这人发疯,家里还有两张嘴在等着,


“那你呢,你是不是?”Justin书包带被扯住。





“小东西看上去一点点,食量这么大哦”,Justin应该在他身上安个动物凶猛请勿靠近的牌子,这样保姆就不敢轻易去摸他脑门。

满嘴糊着鸡血她口中的小东西,皱起小脸的凶神恶煞。可怖神态吓得她缩回手,连着退两步。保姆是有些上年纪的,最不缺的就是母性。她用那个买菜的牛皮袋装走一些牛排和两块黄油,Justin猜她又要早退回家照看女儿。


大门被带上,Justin头转回来。他继续盯着整张脸快要埋进盘子里的小鬼,很难把他和那个少年划等号。


小脑袋还在哼哧哼哧暴风进食。Justin捏住盘子挪开,对面小爪子扒着不放。“暴饮暴食吗?这已经是第八块了”,主人一张婴儿肥的脸拉的老长。

小鬼幽幽抬头,视线转到他脖子。


Justin几乎是立刻条件反射要捂住,看上去有点滑稽。可是那天体温流失、手脚麻痹的感受还是闪电一样击中了他,沿血管倒流进四肢百骸。他差一点落荒而逃



Justin僵硬坐着,瞪大眼睛,企图用主人的威严强行镇压。

他们俩都发现了,小鬼吸血能长大。吸人血。

至于长到多大,由于没有具体参考文献,所以只能根据Justin的主观不科学臆测。他觉得大概长大到,能掌控随时变化形态的程度。

只是该怎么跟对方解释,人死不能复生这件事。

还是我太自以为是了?Justin忽然想,就像大家吃鸡吃猪,小鬼吸血。理所应当,他根本不会有负罪感。


好在现在这里仍然是个以人为本的法治社会,不是什么墨西哥北部食人部落。

小鬼来到这个世界五个月了。除了特别能吃以外,至今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称道的傍身一技。假如现在放出去,Justin甚至能想象,被逮捕后等待他的命运。

那对小胖爪会被锁在实验室的手术台,身体注射进4ml/kg麻醉剂,他渐渐失去意识,有个生物学女博士拿了把柳叶刀要给他开膛破肚。


躺在手术台上的小鬼忽然变作人类少年的模样。

他那张漂亮的小脸蛋被刊登上nature杂志头版头条。黑体加粗印着“新物种”。生物学家和兽医学专家齐聚一堂,要在这个国家给他征集适配志愿者。

那个最终被确定基因适配的女人,想要把赤裸的男孩按在她丰满的一对乳房上。男孩往后退,退到墙角开始啜泣,一张大嘴巴开开合合。凑近了听见原来是在小声喊他,Justin呜呜呜Justin,Justin



Justin惊醒过来。房间里静悄悄的,小鬼并不在,他松了口气。自从上一次突袭事件后,每到睡前他会把小鬼隔离去客房。

可现在的更诡异的问题是,Justin感觉裤子里潮湿又粘稠。他掀开被子。



Justin半夜起床洗了澡。他已经14岁了,他告诉自己,这很正常。符合国际标准。而且自从同性婚姻法通过以后,学校已经更换了两次性教育课本不是吗?

Justin想到范丞丞拉住他的书包带


他把脸埋进松软的枕头里。




“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Justin站车窗边跟爸爸道别,他的爸爸又要去开研讨会,这些研讨会总是开在和这里有时差的城市

他也不想在临行的人面前瘪嘴,但他有那么多的化学方程式还没搞懂。而且这一次正好遇上阅读周放长假,房子里又剩下他一个人。

“你要好好吃饭”。爸爸从车窗里探出手,宽大的手掌像往常一样拍拍Justin毛绒绒的脑袋。



肥猫卧在对面椅子看着略显落寞,原因可能是他允许小鬼在餐桌上进食。

小鬼照例吃了满脸血,Justin已经习惯了,直接拎起来丢浴缸里。

小鬼照例要挣扎,可是这次Justin没有再强迫他抹上讨厌的沐浴露。Justin胡乱给他冲了两下,就把他裹在毛巾里。

小鬼照例要把毛巾扯烂,可还没来得及去挠那块烦人的布料,发现Justin已经丢下他走开了。

他蹲坐在原地一双大眼睛跟着Justin转。



Justin绝对不是那种不称职喜新厌旧的饲主。为显公平对待,他给肥猫买了猪头怪饼干和胖头鱼罐头。可肥猫依然落寞的赖在椅子上,难道也想要洗澡?这不科学。Justin又拿起逗猫棒。


肥猫的一对肉垫还没碰到小棍,小棍就在它眼前一分为二。

Justin捏着半截逗猫棒目瞪口呆。小鬼吐掉嘴里另外半截,扑到他怀里。小爪子扒住他的衬衫布料转头冲肥猫龇牙。

肥猫不落寞了,肥猫吓的缩到椅子底下,喵喵喵虚弱的直叫唤。



小鬼蹦跶着要来蹭他脸。小鬼其实是个人。Justin觉得他没法再把对方当做宠物一样对待。Justin把他挪开。

说来这双船帆一样的翅膀长在身上确实显的鸡肋,好像鸡翅一样施展不开,是个绣花枕头。关键的逃命时刻还有可能变成累赘。

会不会是鸡肝吃的太多,可是市场上也买不到鸽子,或者明天带他去广场。Justin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很危险。


门铃叮叮咚咚响。显示器里两名警察,一脸不耐烦,小鬼仍然扒在他腿上试图往上爬。Justin把他捞起来往房间跑,

小鬼扒住保险柜门龇牙,

“安静一点,就五分钟。”四只胖爪八爪鱼一样撑着不松开,Justin烦不胜烦。

Justin一把给他翻过来,捧到面前亲他小鼻子,“就五分钟,很快,你乖一点,嗯?”



警察在门开了以后换上笑脸,这一片是高级住宅区。


“hey,小朋友你们家大人呢?”Justin卡着防盗锁打开一条缝。


“是这样的,最近这附近有许多宠物被不明生物攻击,”瘦子后面那个胖的一双眼睛往门缝里瞄。总是会有人对这一带住宅区乐此不彼,存在莫名其妙的窥探心理。

“我们在楼道监控里发现,那个东西跑进这一层就凭空消失了。”

Justin把肥猫抱在胸前说,那太糟糕了,你们必须快点抓住那东西。


警察刚要走进客厅。Justin说,我妈要是知道陌生人进来应该会责骂我,对了你们有搜查证吧?警察停在玄关尴尬的笑,他去摸肥猫的脑袋,肥猫躲开。

走吧,去别的地方问问我看这里很安全。Justin看见那个瘦的拿手肘捅他的同伴


肥猫跳到地上,Justin又看一眼手表。时间过去四分半,他盯着柜门,发现自己竟然有阴影。

早知道这么顺利应该藏浴缸里,眼一闭,仿佛壮士断腕。他一把拉开。

一个小小黑影在眼前一闪而过扑上来,他甚至还没看清。


小鬼扒住他的衣领一对胖爪撑起来看着他晃尾巴,

Justin必须垂着脖子才能看到他咧开的秃嘴。这的确是个死亡角度,Justin为自己没有双下巴庆幸了一秒。好近,他觉得视线太集中会让他看上去有点对眼。





纯禽世界🚌

我第四次扼住想要逃开的身体,他好像动物,用四肢行走。他的每个关节都被纯棉床单磨的粉红,压在脑袋下面的枕套上印了我们医院的名字。利民精神康复中心。

https://shimo.im/docs/tYYqnUNAx9kNFk4D/ 《无标题》 ,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贾鬼/非典型案例1

*鬼的形象参考驯龙高手第一部无牙仔

*是龙吗,不是,是神秘凶残的不明生物🧐


保姆从市场里买回一只奇怪的蛋,壳面上密集的紫色波纹说明这是个异类。黑心商家把它和其他鸡蛋一起打包贴签摆在货架上出售。


Justin捏起它举到灯光底下。深色的血丝兜住了光,像张开的蜘蛛腿顽强的扒住坚固的壳,爸爸说这是个受精卵。

 爸爸从实验室里拿来一个老旧的孵化器,Justin开始每天记录这个不太确定长短的过程,来当作这学期的生物实践内容


Justin承认,他对孵蛋这种低端实践不如表现的那样感兴趣。事实上让他坚持下去的理由,更多来自这两天和爸爸多出五分钟的交流内容。

然鹅大概是真香定律作祟,两天后他开始把孵化箱摆在床头柜上。并且频繁使用维基百科搜罗“恐龙蛋长什么样,宠物小精灵是胎生还是卵生,最不济也是哪种猛禽的蛋纹路像波斯地毯,等问题诸如此类。

虽然Justin很多时候懂事的像个成年人,然鹅刚脱离小学生群体的生物学年龄摆在那里。他很细心的把孵化箱温度设定在36.8,每天早中晚都记得给它翻身


这个家里对它感兴趣还有肥猫,它几乎每天都蹲那里,仰着肥胖的一颗脑袋仿佛化作望夫石。绿色的猫眼一动不动注视着透明的孵化箱。

Justin试图通过肥猫的视角探其究竟。趴在地毯上的姿势看上去有点蠢,然而视线里仍然是一颗静止的蛋。


 

“它就快要破壳了”爸爸拍拍Justin的脑袋— —会是个什么样的小东西呢,期待一下”。

Justin的爸爸是个忙碌的外科医生,还不到四十岁已然是院里热门科室的一把手。他为这个家赢得了人们的尊重。他每天会在睡前亲吻Justin的额头。


肥猫失去了观察对象。Justin这两天把蛋揣在兜里带去上课以防万一,社会学老头绕着教室讲人类的起源母姓氏族。Justin感觉右边的裤带在持续抖动,贴着大腿触感诡异。

他有点想捂嘴巴,他去扯前座的衣领,“怎么办,我的蛋破了”

 范丞丞是这个私立中学为数不多的亚裔,Justin入学以后很自然的与之成了朋友。他估摸一眼社会学老头的方位,偏过头看Justin一脸惊恐的样子,范丞丞蹙眉“你是认真的吗?”


 

小东西长了一对船帆一样的翅膀,尾巴像3d动画片里的小恶魔,“你说这玩意是鸟?”范丞丞蹲在地上注视桌肚子里,全身乌漆嘛黑的丑东西。它张着的那张无牙秃嘴,占地面积大概是脸的二分之一,它甚至还没睁开眼睛

 两个脑袋挤在桌角,“它看起来嗷嗷待哺!”范丞丞说完废话,表情严肃看向Justin。

维基百科上说第一餐很重要,Justin马上想到这栋楼后面的植物园。


范丞丞接过捂死的瓢虫又一次放到它嘴边,它把头扭开。“怎么办,这样下去会不会死,Justin捧起它沮丧道,范丞丞拍拍他的肩膀

Justin呆滞的看他利落抽出那支吸管。那个易拉罐至少在窗台上放了一周。范丞丞甩了一甩,把瓢虫尸体塞吸管里,对准丑东西的大嘴往里可劲一吹。

 

丑东西发出咕噜咕噜痛苦的声音,小胸脯滚了两滚开始呕吐,吐了Justin一手黏糊糊的粘液

他终于反应过来“嗨!你差点弄死它!”

范丞丞被推了一把脚下一个趔趄倒在地上。他手向后撑起身体,看向对方发怒的脸愣了,这还是他第一次见Justin生气


Justin没有像往常一样和范丞丞加入课后俱乐部,他焦急的往家里赶

半路上他小心翼翼把手探进口袋确认,忽然感觉食指剧痛,有什么尖利的东西扎进皮肤。他的手掌麻痹血液正在迅速流失。


家里一个人都没有,他把丑东西甩到孵化箱里。肥猫弓起脊背绕着箱子凄厉的尖叫。

Justin盯着手指上两个小小的血洞脸上发白,八年级的生理常识告诉他,被不明生物咬伤会有严重的后果。


Justin的监护人一个在上海或者其他中国的某个城市,谈一笔重要的买卖,相同的情况占据一年里绝大部分时间。他打给爸爸,电话那头机械的女声说请留言。

“是猫,猫咬的,野生的没打过疫苗的那种猫”他对医生说。给他扎针的护士小姐嘀咕说这实在不像猫咬的痕迹。 

下次要离那只猫远点啊,她在Justin拉下袖管的时候又叮嘱了一遍。

 


Justin透过透明玻璃盯着他。出门不到三小时,他从半个手掌那么长,眼下已然长到超过普通易拉罐大小。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乌黑的眼珠占据大部分面积。撑着Teddybear一样的前掌,蹲在孵化箱里看玻璃外的人,歪了一下脑袋仿佛天真无害

“你是什么?吸血鬼吗?”他的脸是个倒三角,听到声音动了动脑袋上多肉植物一样的小耳朵。只见他后腿发力猛的扑在玻璃上,圆鼓鼓的肚皮贴在那里,Justin想那里面都是我的血。


Justin决定驯养这只危险的丑东西。

可是最近他根本没有长大,爸爸拿来驱虫疫苗。体重520克只需要2ml的剂量,四肢圆滚滚捧在手上像个橡皮玩偶

Justin看见他的牙齿,一张嘴从左边一直延伸到右边仿佛拉开拉链的大口袋,两排小尖牙参差不齐。现在脑袋上套了一个特制mini防咬罩,虽然表情足够凶狠,但最多只能吓退围观他扎屁股的肥猫


Justin训练他吃一些新鲜的鸡肝,警告不准伤害家里任何会动的生命体,丑东西眨巴着大眼睛,小鼻子蹭蹭他的手背大概意思是听懂了。

除了在他欺负肥猫的时候偶尔亮出针筒训诫之,Justin还是很关心宠物的身心健康。

任何生物都需要社交,他选在人们吃饭的时间点,拎上猛禽笼子和野餐盒,带丑东西去到人少的公园,或者流浪动物聚集地放风,

给他脖子上缠了一串红绳小铃铛,“不准伤害别人,不听话再也别想出来”。他欢脱的在草地上打滚,看上去和那些小猫小狗相处的很好。


Justin试着做些启蒙教育,指着动画片里尾巴发电的黄色动物,“你有类似的技能吗?”他蹲在身边疑惑的转过小脑袋和Justin大眼瞪小眼。

Justin半夜起床喝水,发现客厅里有人在看电视。电视里正播放第48集宠物小精灵,一个背光的小小身影蹲坐在巨大的屏幕前相当诡异。身影听到动静回过头来,大大的眼睛里是熬夜刷剧的红血丝。



范丞丞擦着脑门上的汗问“你那宠物还好吗”?Justin今天难得参加课后俱乐部,很拼命,居然敢用肩膀去撞10年级的学长。篮球脱手滚出好远,眼下他陪着Justin被撞到了医务室。

Justin的球衣染了鼻血,“活的好好的,而且他可能记得你,差点害他夭折的人。

哪有那么严重,范丞丞又去揭他鼻血。往一边抹说,我有点崇拜你了,那个学长有190吧。他兜住又一股鼻血,诶你把头仰起来点。Justin眼下乌青看着他,没反应,别是撞成脑震荡了

对面新建的网球场正用一格格规律的铁丝网围起来, Justin昨晚失眠了。夜里他爸爸压着声音在客厅和电话吵架,凌晨两点他听到离婚这个词。丑东西窝在身边,陷在绵软的枕头里呼呼大睡


范丞丞勾过他肩膀请吃披萨,Justin多打包一杯橙汁,,丑东西喜欢喝这个。“所以你那宠物医院什么品种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小鬼”范丞丞问的下一秒他临时想的,至于品种他回忆了一下。这个真不好说,Justin耸耸肩表示无解



远远的看见邻居几个贵妇围在小区门口,走近了看见地上两具干瘪的宠物狗尸体,脖颈上两个相同的血窟窿。主人大哭大闹报了警,警察正在门卫室查问附近的监控。


他不动声色走进房间,橙汁放在书桌上。小鬼装模作样呆在笼子里像往常一样摇头摆尾,样子怯怯的拿大眼睛瞧他。Justin把肥猫先请出去,他拎起笼子。上面的锁链还是他出门时的样子,小鬼的智力绝对超过大猩猩,

他打开那个闲置的保险柜把笼子放进去,小鬼呆呆盯着他冷漠的脸

“我有没有警告过你不准伤害别人”,他的声音更冷,“这是你的惩罚”Justin探手去解他颈上的小铃铛,小鬼在笼子里疯狂躲避挣扎,他身体撞在笼子上钝钝的声音。Justin表情有点松动,但又马上想到宠物狗剩一层皮毛的尸体

他收回手,小鬼前掌扒住围杆冲他龇牙,喉咙里发出小兽攻击前蓄势待发的声音

Justin一把关上保险柜门。


爸爸九点仍然没回来,Justin扔下手机。历史查找记录里是假设夫妻二人收入差距较大,未成年是否有权利选择。保姆来做了顿饭又走了,家里静悄悄的,而小鬼已经被关了3个小时


他叹一口气,想着一些安抚的内容开启保险柜门。眼睛甚至还没看清,一团黑影从眼前一闪而过猛的窜上来,咬上他的脖颈大动脉。

小鬼的瞳孔变成猫眼石里的两条直线,越是拉扯他咬的越深。

Justin头晕目眩,瞳孔开始涣散。脑中最后的画面是左侧镜子里,恶魔摆动尖尖的尾巴。



耳朵里熟悉又烦人的小铃铛又开始摇摇曳曳,眼皮比体育器材室的铅球还要沉重。Justin睁开眼睛,他发现自己倒在地上。额头磕在地板木上隐隐作痛,但比之更糟糕的是他的脖子。

小鬼眼睛耷拉垂着耳朵,摇晃着恶魔尾巴靠近。用小鼻子蹭他嘴唇,Justin连抬手扫开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Justin不确定是不是休克后产生的错觉,手机显示时间只过去半小时,眼前的小恶魔似乎长大了一个size


他坐起来深呼吸试着起身,脚下却好像踩棉花,腿一软又摔倒在地上。小鬼焦急的来顶他脑袋,Justin翻了个身,仰头直视悬挂天花板的水晶灯。今天他就算死在这个房间也不会有人发现。



Justin是被热醒的,他很惊恐的发现自己裹的像个蚕蛹盖了三条被子。

一个赤身裸体的少年躺在身边搂住他。

他望向床对面空荡荡的笼子,小鬼整个就是不科学本身

“小鬼?”

房间里剩床头一盏夜灯。小鬼凑过去,挺翘的鼻尖蹭他嘴唇。小鬼居然是个美少年,而且明明刚刚孵化4个月看上去却和他年纪相仿。


Justin崇尚着自然科学,虽然偶尔会有我能不能拥有一个宠物小精灵呢这类人之常情,可眼下他后知后觉的发现事情大条了。

“你能变回去不?”这真的是他眼下唯一想问的

小鬼整张小脸暴露在灯光下,皮肤健康透明像颗蜜桃。一双天真上扬的眼睛似乎渐渐和小恶魔重合。只见他眉眼一弯,跳脱的侧过脑袋把耳朵贴上Justin的左胸口


他认真的好像在听力考试,柔顺的头发铺在自己胸膛,Justin咽了下口水居然感觉紧张。